网络直播新兴青年群体画像及风控说明书

  • 发布时间:2019-07-24 19:41:44

  • 来源:admin

  以《网络直播新兴青年群体特征洞察及风险分析报告发布》为题,刊载了南京林业大学新兴青年群体发展课题组的重要成果

  近日,南京林业大学新兴青年群体发展课题组发布了《网络直播新兴青年群体特征洞察及风险分析报告》(下称《报告》)。《报告》以网络主播为研究对象,从生活、工作和思想等方面对该新兴青年群体进行了“图景式”描摹和洞察,并聚焦了风险的发掘、分析与治理。

  基于知名第三方机构零点有数群体研究团队网络人士的交互数据显示,该群体“意识形态积极向上”——高度认同国家政治制度、发展道路和核心价值;高度肯定党和国家在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治理方面的建设能力;对党和国家在文化引导、国家治理、从严治党、应对国际形势和处理国际事务及国家建设目标实现方面充满信心。

  然而,部分主播的某些展演细节却时常触碰或越过舆论风险边界或公然挑战舆论安全,其影响已然超越私人领域范畴。《报告》认为这是由于网络主播自身政策理论水平偏低等原因导致的。

  《报告》指出,随着主播所获影响力和收益边际效用的递减,“让人来看”“让人永续地看”和“让人只看我”的高度聚焦成为主播夜以继日面对的压力。在此驱动下,部分主播会有意或无意地打破“行为边界”,“越轨展演”:虚假、谩骂、血腥、暴力、黄赌毒等低俗内容和非主流行为肆虐。《我国热门网络主播直播内容分析》分析了市场上三大直播平台的10大最热门主播,平均每个平台就有2-3位的主播通过低俗展演(如穿着暴露)博取眼球。

  《报告》认为,这些信息的攻击要义在于取悦受众的简单感官欲望,消解人们对公序良俗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严肃、崇高主题应有的敬畏,冲击媒介文明的培育和发展。

  “草根”主播快速积累的名利效应,拓展社会上升渠道的同时易诱发不正社会思潮

  《报告》发现,学历偏低的“草根”主播是主播的主要构成人员。腾讯研究院相关研究数据显示,超八成主播聚集在二线及以下城市和农村地区,学历在大专及以下。这种“低门槛”为普通人阶层上升提供了机会窗口:从小生活在农村的主播小伍通过直播跳舞,迅速成为了家里的顶梁柱,并获得参加《中国梦之声·下一站传奇》的机会,实现了自身阶段性跃升。

  《报告》还指出高收入、光鲜并非主播通配,收入梯度化才是他们的经济写照。但类似“某平台几千万签约某主播”的报道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成为网络热门,甚至有的校园内打起了“直播两小时,收入数千元”的校园广告。这在阅历尚浅、正在价值观成型时期的青少年中极易诱发“学习无用”“及时行乐”等不正社会思潮,而忽视真相。有微博讲到了自己小舅子的故事,上初一成绩差,问他以后的出路,“当网红主播”成为他的答案之一。“大不了开直播”成为很多年轻人的职业规划。新华网职业意愿调查显示,54%的“95后”梦想成为网红和主播,其背后的驱动因素值得思考。

  随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网络直播从萌芽兴起迅速成为网民特别是年轻网民的新型表达和交流方式。据统计,“90后”青年是网络主播群体的主要构成人员,超八成主播的年龄在18-30岁之间。深入研究网络主播群体的新特点和新规律,并在此基础上加以引导,对塑造健康的青年网络成长环境具有重要意义。

  由网信办牵头会同全国“扫黄打非”办、信息化部、公安部、文化和旅游部和国家广播总局等部门成立直播联席治理委员会,常态化管理直播行业,推动建立以“准入-监管-清退”为轴的管理体系,并定期向外发布主播群体生存状态报告,向公众尤其是年轻人传递主播真实形象。

  做好主播尤其是头部主播的联谊,强化主播政策理论和核心价值观教育和塑造。南京林业大学新兴青年群体发展课题组和零点有数关于网络人士精准统战策略的研究显示,分别有84.2%和79.8%的受访者愿意参加政府组织的“综合知识培训班”和“政策专题探讨会”。

  加强内容生产方向的引导,注重公共价值属性突出IP精品打造。所有主播开始展演之前,要求必须阅读展演警示,浏览学习后方可进入登录界面登录;统战、共青团、文化等部门应积极与直播平台和主播合作,打造“直播+公益”“直播+扶贫”“直播+教育”“直播+文创”等公共价值属性突出的IP,用优质内容重塑直播媒介空间。

  同时,也要加强直播内容生产方式的转变,强化直播平台的主体责任。由直播平台组建优秀内容生产的人才团队,主播只负责内容输出,或组建UGC内容生产服务和审核团队,积极探索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实现对主播自产内容的即时审核和屏蔽。